首页 资讯 法治 焦点 网络 防治 污染 图片 视频 全国

固废处理

旗下栏目: 大气 水污染 固废污染 固废处理

吕梁方山县一煤矿对煤矸石处置不当惹民怨

来源:山西市场网 作者:薛宝忠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6-10
摘要:吕梁方山县曹家山村,煤矸石倾倒严重,村民怨声载道,却无人管
“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2021年世界环境日主题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吕梁方山县曹家山村,煤矸石倾倒严重,村民怨声载道,却无人管。媒体报道后,企业和相关部门却依然故我。面对媒体采访,方山生态环保分局回应:我很忙,过段时间再说。煤矿在肆意倾倒煤矸石,是谁纵容?又是谁在推诿?
村民:
因煤矸石处置不当而伤透了心
5月28日,媒体以《吕梁方山塌陷公路用煤矸石来补,村民健康谁来保障?》对吕梁方山塌陷旅游公路直接用煤矸石进行补修一事予以报道。之后,除方山县交通运输局回应称,煤矸石补修路段,是在旅游公路相邻的便道上进行,并非是旅游公路。其余部门,包括此次事件最为关键部门——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似乎也没多少作为。
6月3日中午,在方山县塌陷的旅游公路上,媒体看到,塌陷后的旅游公路已经回填。塌陷后回填的路段正好在旅游公路的转弯处。该转弯处为一约三四十米的深沟。村民告诉媒体,该深沟为林地,被回填的地方部分为林地。塌陷后回填路段,约三十米长,七八米宽。塌陷处虽已用黄土覆盖,但是洒落的煤矸石仍可见。黄土覆盖的回填处与周边绿色相映的极不相称。与此相距三四十米处,正好是一条运煤专线——山西方山金晖瑞隆煤业有限公司(简称金晖瑞隆煤业)。
 
对于塌陷后回填的这段路,村民也是颇多怨言,修复旅游公路看似冠冕堂皇,很大程度上,充当急先锋的金晖瑞隆煤业,更多是在倾倒煤矸石。
 
当日下午,在村民的引领下,媒体来到与金晖瑞隆煤业仅一墙之隔的金晖瑞隆煤业煤矸石倾倒场。该矸石场有数十亩之大,周遭与村民的基本农田和林地所毗邻。光秃秃,黑黢黢的矸石倾倒场与周边反差极大。
让人惊讶的是,在下曹家山村民居所。两旁就是民房,连接民房的一条小路,中间沟壑处有一处非常巨大的煤矸石倾倒场。村民告诉媒体,此处倾倒的煤矸石数量很大。倾倒煤矸石过程中,不少林木遭到了填埋。村民向媒体吐槽,每逢雨季过后,煤矸石发出的刺鼻气味让人难以忍受。媒体采访当日虽是晴天,但煤矸石散发出的刺鼻气味还很足。
 
采访中,村民向媒体提供了一份2019年5月23日由14个人联合签名的反映信。
信中说,由于金晖瑞隆煤业开采规模扩大,采工区塌陷,裂缝严重,煤矸石大量埋没下曹家山村的耕地上。煤矿周围全部变为采工区,该村陡摘、下甲和枣园(均为地名)总耕地70余亩,皆为采工区,下曹家山村井耳沟和西咀(均为地名)耕地各10余亩,地也有裂缝,耕种有风险。而金晖瑞隆煤业无视村民合法利益,原来的裂缝地只是占用,而不是征用倾倒煤矸石。其补偿款也未足额到位,从2012年起每亩还欠400元。
金晖瑞隆煤业:
对倾倒矸石并不否认
媒体采访的是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但等来的是金晖瑞隆煤业的人。在这里,金晖瑞隆煤业对回填旅游公路中,直接倾倒煤矸石并不否认。
 
 
采访前,媒体屡屡拨打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田局长电话遭拒后,好不容易等来田局长短信:由该分局赵队长代为接受媒体采访。6月3日下午2点,同赵队长联系,赵队长告诉媒体,他忙,已经安排生态环保工作人员。
随后不久,媒体接到一位自称生态环保科的工作人员电话,然让纳闷的是,媒体顺着“指导”来到不是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而是金晖瑞隆煤业。这里,自称生态环保科的侯姓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
侯姓工作人员表示,在方山旅游公路发生塌陷后,5月24日,作为矿企曾向方山生态环保分局提供了一份《关于利用煤矸石填埋县级修复公路塌陷的情况说明》。说明中称,2021年4月27日,在通往金晖瑞隆煤业曹家山旅游公路,因下雨造成大面积塌陷,导致无法正常通行,存在严重交通安全隐患。4月28日,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等相关部门、曹家山总支书牛丑平和金晖瑞隆煤业进行现场核查,迅速安排修复塌陷地段,先行利用煤矸石填坑修复,消除交通安全隐患,畅通出行。后续进行专项公路设计施工。5月20日,金晖瑞隆煤业拉运煤矸石100方进行回填垫底,路面进行黄土碾压覆盖。
侯姓工作人员回应媒体,发生塌陷后,金晖瑞隆煤业直接从矿里拉出100方煤矸石,直接用于回填修复,倾倒在塌陷旅游公路地段。不过,事前,已向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打报告并已得到允诺,但媒体从始至终未见到相关批复文件。
侯姓工作人员回应,用于回填修复的煤矸石,是一类煤矸石。此次回填,金晖瑞隆煤业直接倾倒旅游公路旁的深沟内压实,然后拉运四五天黄土覆盖,再对黄土碾压。日常生态环保的做法就是如此,也符合生态环保相关要求。随着采访的深入,媒体得知,自称生态环保科的侯姓工作人员,不过是金晖瑞隆煤业企业的生态环保科工作人员,并非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工作人员。
当媒体表示,采访金晖瑞隆煤业矿长张道静,却被回应:矿长已下矿,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方山生态环保分局:
很忙,过段时间再说
5月27日,吕梁市生态环保局方山分局局长田局长向媒体表示,煤矸石是不可直接用来修筑公路。后来田局长发来短信时未果,媒体采访可联系该局赵队长,并附赵队长电话。6月3日,媒体联系赵队长。赵队长表示,自己与田局长一道正在乡下忙。他可以联系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工作人员接受采访。然赵队长的“引导”下,媒体没有来到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而是金晖瑞隆煤业;所采访到的人也非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工作人员,而是金晖瑞隆煤业生态环保科的工作人员。
多次电话联系,赵队长终于安排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一工作人员与媒体相见。可面对媒体采访,该工作人员表示,对金晖瑞隆煤业倾倒煤矸石一事,他不清楚也不知道,作为生态环保分局,只是受受领导委托,只负责接待媒体。
当日下午,在媒体的催促下,该工作人员数次联系赵队长,但一直到下午六点,媒体并未见到。快下午六点,该工作人员说,赵队长已经安排。但是此次,媒体见到的仍是金晖瑞隆煤业,一位负责后勤生态环保崔姓科长。
6月4日上午,在吕梁市生态环保局,媒体见到吕梁市生态环保局局长刘玉云,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刘局长表示,将立即督促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落实处理此事。如情况属实,无论涉及到哪个部门,哪位领导,将一律严查到底。
由于有吕梁市生态环保局的协调,6月7日上午,媒体终于拨通了方山县生态环保分局田局长电话。但电话那边,田局长气冲冲地说,他很忙,暂时没时间处理此事,过些时候再说。
《半月谈》报道:“今年5月17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集中通报第五批8起典型案例,不少环境违规违法事实令公众触目惊心。此前,已先后通报了四批共32起典型案例。一系列典型案例直指督察中发现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及其背后的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敷衍应对、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专家也称,煤矸石露天堆放会产生大量扬尘,也会恶化大气的质量。长期以往,这些有害气体的排放,不仅降低矸石山周围的环境空气质量,影响居民的身体健康,还常常影响周围的生态环境,使树木生长缓慢、病虫害增多,农作物减产,甚至死亡。
在方山县疙张线旅游公路发生塌陷后,竟直接用煤矿生产出来的煤矸石,回填修复。在曹家山村,有大量煤矸石赫然倾倒于村民所居之处,惹得村民怨声不断。村民还质疑,存在已久金晖瑞隆煤业煤矸石倾倒场设置在农民的农田和村集体林地,该煤矸石倾倒场是否有经过环保审批,也是一个未知数。对此,媒体将持续予以关注。(本报记者闫建军)





责任编辑:薛宝忠
关于我们 | 资讯 | 法治 | 焦点 | 网络 | 防治 | 污染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人员查询

Copyright © 2020 环保日报网(www.hbjcnews.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490号-9

电脑版 | 移动版